电视剧30年:从新兴艺术到第一大文化消费方式

  30年,一个呱呱坠地的婴儿变成而立之年的壮年;30年,一株幼小的树苗可以长成一棵挺拔的大树;30年,电视剧从一门新兴的艺术门类变成内陆老百姓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第一大文明消费体式格局。

  纵观电视剧全部
行业的生长和现状,就如同大的社会一样,一方面是高速增长所带来的繁华
景象,如产量骤增、技术提升、题材渐趋多样、市场化日益成熟;另一方面,繁华
之下凸显的问题也不容忽视,如某些作质量量低下、创新能力需求普及、消费体式格局有待更新等。套用一句老生常谈的话:内陆已然是电视剧消费大国,但必定不是电视剧消费强国。面对最新年产量高达1.5万集而且还有回升趋势的庞大数字,“减量重质”成为目前内陆电视剧的当务之急。

  1981年播出的《敌营十八年》是真正意义上的内陆第一部电视连续剧,从那时算起,内陆连续剧已走过三十余载。最初十几年间世界也等于每年一两百集的产量,至上世纪90年月中后期,电视剧行业经历市场化转型,此后便惊现“井喷式”增长,如今到达每年一万五千余集,中国成为名副其实的电视剧“大”国。30年间,翻了几番的不唯一产量,还有投资。《巴望》时的拍摄本钱

撑持是每集2万元,如今每集的本钱

撑持动辄两三百万。投资的加大带来的是“硬件”方面的突飞猛进,拍摄和制造技术的普及,服装、化装
、道具全体水平的提高,还有影视基地如雨后春笋般的兴建。

  但“软”气力的提升就没这么乐观了。正如电视剧“大”国的“大”仅指产量而绝非质量,“金字塔”型基本能代表当下国产剧质量的现状。

  举个简略的例子,以上世纪90年月中后期市场化构成
为界,此前每年能够被观众记取的至多有一两部,《红楼梦》、《西游记》、《巴望》、《编辑部的故事》、《围城》、《过把瘾》、《北京人在纽约》、《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等;此后,剧集产量以每年千集的速率递增,但能被观众记取的却没与此速率成正比,如《大宅门》、《空镜子》、《汗青的天空》、《亮剑》、《兵士
突击》、《金婚》、《斗争》、《潜伏》、《平旦之前》、《媳妇的夸姣时代》、《甄�执�》等,这阐明

顺叙甚么
问题?数量骤增的同时,质量并不完全随之同步普及。有的是平凡之作,有的消费完即成库存积压,也有的播出后即“随风而逝”。大浪淘沙,保存
上去的方为经典,30年来始终被观众津津乐道的佳作屈指可数。

  为何“产量大、佳作少”的反差如此突出?这与行业的进入门坎低、大批资金涌入以及某此从业者“赚快钱”为上的设法不无关系。游资和热钱的大批涌入,从某种程度上说打破了供求关系处在绝对合理的区间,供求失衡一定
导致产量骤增、片酬飞涨等问题,同时也为这个行业蒙上一层浓浓的塌实之气:“开拍前不完整的剧本、拍摄时边拍边写”、“演员自称多为即兴发挥、编剧不爽剧本被修改”、“制造方搭个班底就想卖钱、电视台购片看不到电影”。

  总之,这个行业的某些相关体大多时候都在“向钱看”。某些不业余的投资方只为赚快钱,他不会给创作者光阴去精雕细琢一部作品,能够短光阴内发出本钱

撑持的作品,其质量一定
粗制滥造。电视台最硬性的考核标准是收视率,有收视率就有告白商,有告白商就有钱赚。情理如此简略,综合二者
,甚么
剧制造起来省时省力又有收视率就成为“热钱”和“游资”考虑的问题。因而,抄袭、山寨、雷剧、狗血剧不竭有人去拍,也不竭有电视台去播。

  作为一个以市场化运作为次要体式格局的行业,赚钱情有可原,但如果只为了赚钱,那么这个行业的心愿又在哪儿呢?处置任何行业的人,如果不职业抱负、不业余背景、不工作热情,甚至连对这个行业一点点的爱都不,那么这个行业的前途注定是暗淡的、是不会提高的。当从业者在依靠这个行业赚钱的同时,是不是更应当抱有对这个行业最起码的尊重,哪怕是一点点敬畏呢?

  郑晓龙 见证“三十”

  30年来,如果让您数出以为不错的经典剧集,想必下列大多作品一定
会入选。

  如果要选一位见证内陆电视剧30年生长的业界人物,导演郑晓龙无疑是最权威人士之一。从1982年北京电视艺术核心成立至今,郑晓龙不仅是这个行业的第一批开荒人,而且一直活跃在内陆电视剧界消费制造的最前沿,由他担纲策划或亲自指点的大局部电视剧都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如《四世同堂》、《巴望》、《编辑部的故事》、《北京人在纽约》、《贫嘴张大民的故事》、《金婚》、《甄�执�》等。30年间,全部
行业的变化良多,但对郑晓龙来说,唯一不变的是对内容和质量的坚持。

  市场化之前

  从业者布满抱负和热情

  1982年9月17日,北京电视艺术核心(下列简称“艺术核心”)成立。作为消费电视剧的业余单元,艺术核心是世界第一家,比中国电视剧制造核心的成立还早一年。那时电视剧的消费并无市场概念,艺术核心和中国电视剧制造核心这两大国度单元消费了上世纪90年月中期之前内陆的大局部电视剧,包括《红楼梦》、《四世同堂》、《便衣差人》、《巴望》、《编辑部的故事》等。

  “那时电视剧产量很少,世界每年也就几百集。那时飞天奖里有个奖叫歉收奖,专门对每年拍摄超过15集的单元予以奖励,可见那个年月搞连续剧有多费劲。像艺术核心出品的《矿长》,2集;《头发的故事》,1集;直到《四世同堂》,28集,连续剧才慢慢拍起来。《西游记》的片头会打上‘长篇电视连续剧’,可以阐明

顺叙那时的长剧很少。”

  不知能否应验了“少而精”、“慢工出细活”的情理,那个年月戏不多,但保存
上去的不少。《红楼梦》和《西游记》虽被翻拍无数,但公认的经典仍是上世纪80年月的版本,且成为寒暑假重播率最高的剧目之一。“如何判断一个剧能否为经典,就看它在各个台的重播率。”这是业内不成文的说法。《编辑部的故事》、《我爱我家》如今来看,或许画面已经过期,但内容还能引发观众会心一笑。

  为甚么
在一年只消费几百集剧目的年月,能保存
下并不算少的有口皆碑的经典之作?“跟思想解放有很大关系,破碎‘四人帮’后,小平同志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强调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这类思想上的解放包括了政治、经济、意识形态等各个方面。如果不解放思想肉体的指点,那个年月就不会有精品力作的暴发式出现。文学上,伤痕文学起头占有次要地位;电视剧上,拍了《便衣差人》、《巴望》、《编辑部的故事》;电影方面,《红高粱》、《芙蓉镇》、《天云山传奇》等,文明的各个领域都消费了一大批好作品。”

  其次,那个年月处置这行的人不是奔着钱去的,郑晓龙默示,“那会儿的从业者都布满了抱负和热情,他们对过去有良多本身的反思,因此拍进去的作品对一代人以及社会都有一定影响力。如今良多处置这个行业的人,都是钱至上,钱至上的另一面等于又会被钱限度,良多投资商或从业者拍戏的逐利性过强,作品的真实性和影响力就会大打折扣。”

  反思过去、反应
实际的作品一定
是有力度的,以《北京人在纽约》为例,一部剧折射出东西方文明差异,在描摹“移民潮”的同时也反应
了“出国热”。

  市场化以后

  靠好剧建立市场划定规矩

  在上世纪90年月中期之前,电视剧尚未有明确的市场化概念。郑晓龙跟记者聊起昔时的一件事儿,“艺术核心的前主任李牧1986年上党校学习,他毕业论文的名字是《电视剧也是商品》。虽然多年以后被印证了,只不过电视剧是带有文明属性的商品,但这篇文章揭晓在《大众电视》上以后遭到良多人的批评,他们不以为电视剧是商品。”

  不认可电视剧的商品属性是有汗青渊源的。“最初送给电视台是白播,不挣钱,咱们是国度拨款单元,拍电视剧等于你的工作,你拍戏,国度给你发工资。电视台播剧也不是为了挣钱,也没告白,他们是党的宣传单元。但这类关系慢慢发生变化了,电视台起头播告白了,有额外收入了,咱们作为制造单元就和电视台磋议,你们在挣大钱的同时咱们挣点小钱。1989年拍《巴望》时,咱们卖给电视台要求1分钟10块,每集45分钟,等于450块。世界那么多台播,即便是如许,艺术核心投资这戏还是赔了。《巴望》是花102万拍的,统共50集,约莫每集2万;咱们最后才发出59万。”

  据郑晓龙透露,高收视末尾还赔钱的不止《巴望》一部剧,“还有《编辑部的故事》,花了150万,最后才发出90多万。”直到《北京人在纽约》才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这个剧花了150万美元,是从银行贷的款。除去还给银行的,艺术核心还赚了70多万(人民币),一部比一部好。”

  逐步“打破电视台不给钱的习惯”是电视剧行业市场化的关键标识,但在那时若想让电视台情愿掏腰包是有条件的,那等于必需要有拿得出手的好剧。“靠好剧树立市场划定规矩。央视昔时播《北京人在纽约》,怎样合作?央视不出购片的钱了,但让出5分钟的片前告白,咱们卖告白光阴。央视的片前告白本来惟独5分钟,《北京人在纽约》的播出让片前告白延长到了10分钟。”

  行业现状

  减量重质是当务之急

  三十年来,电视剧行业在“硬件”上的提高是毋庸置疑的,拍摄设备、后期制造、外景地建设等都有长足提高。“如今看之前的电影都邑觉得粗糙;如今等于一部烂剧,视觉效果都邑觉得还凑合。服化道愈加业余;建了良多影视基地,经制片委员会授牌的就到达44个。之前不,要是拍故宫就真得去故宫拍,但故宫不可能让你到处拍去,以是古装戏那时会受到很大限度;拍胡同的戏就去胡同,或者暂时搭建一个,拍完就放弃了,也挺糟蹋的。”郑晓龙介绍说。

  伴随着行业的高速生长,某些问题的出现也是一定
的。此中最为凸显的问题仍是量多质低,这一征象进而引发演员片酬飞涨、国民的文明消费单一等。电影的数量怎样就减不上去呀?“跟大批民营公司的树立、大批游资进入不无关系,大家觉得电视剧是个能挣钱的东西,如果能够普及门坎,不是随随便便甚么
资金都能进来,全部
行业保持在一个合理、业余且绝对较高的制造用度的话,这类征象会有所减缓。”郑晓龙分析说。

  而最令人担忧的是,电视剧已成为内陆人民群众的第一大文明消费体式格局,对电视剧的依赖过重,而局部电视剧,毫不夸张地说都是渣滓,基本称不上肉体食粮。“老百姓的文明消费体式格局应当多元化,比方多读书,如今良多人不看书,中老年人也不丰盛的选择。电视剧成为一家独大,一家独热,这是错误的。要改变这类征象,需求从自身做起,把持电视剧产量,普及电视剧质量至关重要。按照咱们国度的行业现状,就这么喂着观众,观众天然变成依赖了,就像小孩儿要喝牛奶,一直给牛奶,但其实他需求丰盛的各种各样的营养,一旦成人了,他的肠胃会不适应。”

  另外
,郑晓龙指出,目前内陆全部
行业的消费体式格局还维系在小作坊式,不进入工厂化消费体式格局。“全部
制造公司或单元宛如一个个小作坊,就算是一个大公司,也是签了一堆小作坊,缺乏全体规划,单独的工作室都是步调一致,跟咱们20多年前拍《巴望》时没甚么
区分。”

  晨报记者 冯遐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plancomic.com